資源國企的巨虧噩夢 已公布年報上市公司虧損前十位中占四席

  發布時間:2014/4/15   瀏覽量:1

曾經富得流油的有色、煤炭、鋼鐵等資源型企業,如今深陷虧損泥潭。在已公布年報的上市公司中,排在虧損前十位的有四家是資源型企業,包括云南銅業、錫業股份、重慶鋼鐵和酒鋼宏興。

更讓人擔憂的是,2013年的巨幅虧損可能只是寒冬的開始,在經濟增速下滑、需求疲軟、產能過剩的大背景下,2014年的資源品價格難以擺脫頹勢。資源品的價格下跌,將加大這些企業的扭虧難度。

資源跌價施壓企業扭虧

財政部的最新數據顯示,1-2月,利潤同比降幅較大的行業為國有煤炭、石化等。而國有交通、鋼鐵和有色等出現全行業虧損。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1-2月份,41個工業大類中,11個行業利潤總額同比下降。其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下降42.5%,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下降9.9%,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下降26.1%,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下降10.5%。

資源型企業成了股市中的虧損大戶。Wind數據顯示,在金融、非金屬與采礦行業中,13家企業凈利潤累計虧損超過90億元,其中虧損前五位的重慶鋼鐵、酒鋼宏興、云南銅業、錫業股份和豫光金鉛分別虧損了24.99億元、23.73億元、14.2億元、13.37億元和4.92億元。

對于煤氣化、兗州煤業、云南銅業、中國鋁業等這些資源類國企而言,2013年的巨額虧損似乎只是寒冬的開始,在今年煤炭、銅、鋁等價格跌勢難止的局面下,其業績仍然不容樂觀。

以銅價為例,近年來全球經濟的動蕩,尤其是占全球總需求四成的中國GDP增長放緩,銅價持續走弱,2013年下挫近9%。由于上一輪政策刺激時擴建的產能陸續釋放,這種情況還在延續。

“全球市場已經進入‘供應增長強勁’時期,因為礦商將體現此前大量投資奠定的產能基礎。”湯森路透旗下金屬咨詢公司GFMS日前發布的第五版2014年銅調查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指出,今年2月,中國沿海城市保稅區的精銅庫存量接近1百萬噸。作為衡量銅市場供需平衡的重要指標,中國的這部分精銅庫存在全球最為集中,存量比三大金屬交易所的庫存總和還多一倍有余。如果中國經濟惡化,這類庫存可能大批拋售,加劇今年銅價下行壓力。

受國際市場對中國增長放緩和銅融資貿易模式結束的擔憂加重影響,截至目前國際銅價已跌10%,跌至每噸6675美元。GFMS的報告預計,銅價今年會遭遇兩位數跌幅的重創,可能跌至每噸6000美元,創下自2009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新低。

“目前,進入銅行業的企業仍不斷增加,導致相關企業經營的壓力不斷加大,銅、金、銀等金屬價格持續低迷震蕩,不斷加劇這些企業的經營風險。”2013年營業利潤和凈利潤分別巨虧15.48億元和14.96億元的云南銅業在年報中坦言2014年將面臨的困窘境地。有機構預測其2014年的凈利潤仍難擺脫虧損局面。

錫、鋁等其他有色金屬以及昔日有黑金之稱的煤炭面臨的情況如出一轍。目前,鋁價持續在13000元/噸左右,這個價格基本上已經導致全行業虧損,“2014年將會是中鋁最困難的一年,特別是鋁板塊,對上市公司來說是最艱難的改革之年。”中國鋁業董事長熊維平說。

與此同時,在全球能源消費“去煤化”的趨勢下,汾渭能源相關研究顯示,目前,全國煤炭總產能過剩10億噸以上,去產能遙遙無期。“與2013年相比,2014年動力煤價格將下跌120元,煉焦煤則將在5月底6月初探底,最多時可下跌180元,而2014年價格將平均下跌120元。”山西汾渭能源董事長常毅軍在日前舉行的第十二屆中國國際煤炭大會上對煤價后市繼續看空。

煤炭工業協會副會長姜智敏表示,預計今年煤炭市場總量寬松、結構性過剩態勢不會發生根本性變化,企業的經營困難將進一步加劇。

虧損大戶賣資產保殼

面對價格寒冬的持續,積重難返的國企虧損戶們,迫切希望母公司能帶著現金和優質資產前來拯救,就像過去幾年所做的那樣。

根據2013年的財報,去年煤氣化前三季度實現營收15.1億元,凈利潤虧損3.09億元。由于2012年公司已經虧損了3.52億元,如果不能扭虧的話,公司將被監管部門“ST”。

為了避免這一命運,煤氣化2013年12月11日發布公告,稱擬將關停的焦化廠、第二焦化廠、煤矸石熱電廠、晉陽選煤廠、供應分公司、鐵路運輸公司、供電工區等7個單位(分公司)的全部實物資產,以及與其相關聯的債權、負債和勞動力,以12.11億元的價格一并轉讓給控股股東太原煤炭氣化(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經公司初步測算,通過轉讓資產將產生約3億元的利潤(評估增值約2億元、減值準備轉回約1.5億元,遞延所得稅資產轉回0.5億元)。

受益于此,2013年煤氣化“扭虧為盈”,實現凈利潤0.45億元,但這卻難以掩蓋其主營業務愈加惡化的事實,2013年其營業利潤為-8.63億元,與2012年的-2.34億元相比,虧損大幅增長,而在之前的12年間其營業利潤一直保持在0.58億元到9.05億元之間。

借賣資產來“復活”的還有有色金屬行業老大中國鋁業。2012年,中國鋁業虧損82.34億元,位列當年A股虧損第二位。為了避免因連續虧損而被“ST”,2013年5月,中國鋁業向母公司中國鋁業公司出售其貴州分公司氧化鋁生產線及西北鋁加工分公司等資產,合計售價61億元。之后不足一月,再次出售鋁加工企業股權、中鋁河南鋁業有限公司及中鋁青島輕金屬有限公司的債權,共計約50億元。

然而,這兩次出售并未挽回頹勢,2013年前三季度,中國鋁業仍虧損18億元。無奈之下,第四季度中國鋁業再以20.67億美元的價格轉讓了中鋁鐵礦65%的股權,接盤者依舊是母公司中鋁集團。

最終2013年中國鋁業實現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9.48億元,但這種變賣資產扭虧的方式并沒有實質上提高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和盈利能力,這從其營業利潤仍虧損8.97億元上就可得到證實。

云南銅業也是數次出售資產套取現金。該公司在2013年6月份出售資產獲利1.52億元,之后11月份又將控股子公司83%的股權以415萬元出售給云南泰耀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但是,賣家當保殼不是長久之計。“在市場不景氣的情況下,這些‘靠天吃飯’的資源類國企把賣資產當做扭虧的快速路徑,但是這種方式是不可持續的,關鍵還是要從內部改革做起,提高自身的競爭力。”國資委一位專家表示。

粗放擴張與管理的后遺癥

幾年前“資源為王”的行業盛況,已成明日黃花。行情好時過度擴張、步伐過快,加之內部管理水平跟不上、“國企病”嚴重,導致壞行情成了壓垮這些資源大鱷的“最后一根稻草”。

很多人仍記得十年前云南銅業的瘋狂與風光。2003年到2006年,全球大宗商品出現罕見大牛市,云南銅業凈利潤從2003年的9942.59萬元增長至2006年的17.07億元,3年增長16倍。

快速成長給了云銅時任董事長鄒韶祿更多底氣。2006年底,云銅集團在自己的“十一五”戰略發展規劃中亮出了“七個翻番”的設想,計劃籌集300億元資金,投資建設28個重大項目。云南省“千億工程計劃”也給云銅提出了明確的目標———用5-7年的時間,實現年銷售收入1000億元的目標,而在2006年其銷售收入僅326.9億元。

2008年中鋁公司入主之后,云南銅業高層屢屢生變,更換了三任董事長,新董事長上任當年計提大額資產減值損失成為慣例。云南銅業2008年計提壞賬17.84億元,2011年計提7.91億元,2012年再計提4.17億元,累計計提壞賬約30億元。加之銅價一路下跌,各種問題開始暴發,其業績一路下滑。2013年,云南銅業營業收入僅501億元,凈利潤虧損14.96億元,這是其2008以來遭受的最大虧損。

伴隨云南銅業大規模擴張的是岌岌可危的資金鏈。自2006年以來,云南銅業資產負債率快速上升,到2010年已經高達83.61%,之后雖在2011年回落到73.36%,但之后再度上升到2013年的74.83%。云南銅業2013年年報顯示,報告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僅為26.65億元,而流動負債則達165.27億元,總負債額為198.96億元。

雖然銅市已亮起產能過剩的紅燈,銅價較去年大幅下滑,但云南銅業今年的生產產量還是較去年有較大增長。云南銅業表示,為改變資源獲取的不利局面,將以非洲為重點,啟動實施走出去戰略,年內新增銅金屬量超過30萬噸,目前保有銅資源儲量約870萬噸。

同樣因為擴張太快而折戟的還有兗州煤業及其母公司兗礦集團。2000年至2010年是煤炭行業“黃金十年”,煤炭大佬們大手筆投資自然“不差錢”。兗礦集團在國內不斷進行多元化布局,形成如今的煤業、煤化、東華、物業、電鋁五大板塊,甚至還曾在北宿開辦養豬場、高嶺土廠,在濟寧開鴕鳥廠。而其上市公司兗州煤業也是在國外不斷攻城略地,先后收購了澳大利亞澳思達煤礦以及菲利克斯、新泰克、西農普力馬等項目,其中33億澳元并購的菲利克斯資源公司成為中國企業在澳大利亞最大的一宗收購案。但在多年的擴張后,兗礦集團旗下的板塊都陷入連年虧損的局面。雖然兗州煤業去年實現凈利潤12.71億元,但其主營業務的營業利潤還是虧損1.1億元,其子公司兗煤澳洲巨虧近50億元。

然而,就在如此窘境之下,兗州煤業的擴張并未“急剎車”,仍計劃未來兩年投資180億元用作中國和澳大利亞煤炭項目的資本支出。標普此前曾指出,煤炭需求持續減弱,估計將對兗州煤業現金流構成很大壓力,因此將其債務評級評為“BBB-”,將該股列入負面觀察名單。

返回
老友内蒙古麻将有挂吗
福彩3d投注技巧教程 时时彩定位胆倍投方式 七乐彩历史同期数据 广西11选5最高多少期 分分彩计划软件破解版 报数21的游戏规则 工商银行股票代码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广东福彩手机投注 下载排列五开奖号码 年末什么工作好赚钱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百度彩票